期刊目录
当前位置:期刊目录

    用精细化的社会治理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

    2017年12月08日 20:01 汤啸天 点击:[]

    20173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全国人大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发言,希望上海的同志们继续按照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总书记在谈到社会治理精细化时强调,“要以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根本坐标”,“聚焦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把群众工作做实、做深、做细”。

    (一)不同人群与人群内部客观上存在利益矛盾

    有学者认为,我国外来人口与城市社会的融合将依次经历“二元社区”、“敦睦他者”、“同质认同”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二元社区”。导致城乡分割和地方本位的户籍、就业和社会保障等相关制度表现为刚性,新移民外出的盲目性和流动性较强。第二阶段是“敦睦他者”。导致二元结构的相关制度弹性空间不断扩大,新移民外出的目的性和在流入地居留的稳定性增加,开始形成主动参与城市经济社会生活的意识和行动。城市社会的发展资源增多,城市居民开始意识到新移民的贡献。双方开始降低各自的情绪化反应,尝试建立一种相互包容、相互合作的正向互动关系。第三阶段是“同质认同”。城乡隔离和区域封闭的相关制度被取消,新移民正式获得城市社会的居民权和居民身份。

    我赞成以上分析,并认为我国目前正处在“敦睦他者”的第二阶段。敦睦意指亲善和睦,以宽厚仁爱之心待人是敦睦的核心内容。“敦睦他者”是外来人口与原住民融合的过渡期,也是关键期。在“排外”倾向逐步消失的过程中,原住民与外来人口双方在正向互动中逐步形成的共识,正在为下一阶段的融合打基础。就此而言,基层社会治理必须面对外来人口与原住民,采取适应不同人群的适宜对策,推动彼此间的融合。我国目前的社会结构,一方面是二元结构依然存在,但二元之中的中间过渡带已经开始出现。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在利益关系上,原住民的“珍惜既有”与外来人口的“争取早得”矛盾天然存在。原住民的社会经济地位各不相同,但在珍惜已经获得的优质资源这一点上却是共同的;外来人口的层次与素质也各不相同,但在争取尽早获得优质资源这一点上又是高度一致的。由于优质资源的总量有限,即便是加快发展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优质资源共享环节矛盾是客观存在的,为此社会治理更需要精细化。

    马克思认为:“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利益既是人们奋斗的目标,又是人的一切活动的内在动力。在利益分配基本公正的情况下,每一个人都处于既满足又不满足的交替过程中,旧的利益需求满足实现以后,新的利益需求又会出现。人对自身利益的思考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现实利益的得与失,二是获得利益的早与迟,三是所获利益的固定与可变。口惠而实不至最容易引起人们的焦虑和行为失控;如果分配失序,“抢利益”就会难以避免;在利益分配格局中,最为棘手的是利益减量(俗称“做减法”)。就政府而言,不能只是在口头上宣称“外来人口贡献巨大”,逐步淡化外来人口的身份限制是大势所趋。由于原住民担心自己已经享有的优质资源被稀释,外来人口唯恐同城待遇可望不可即,收方的利益矛盾始终存在不可能尖锐化,政府在实际工作中一定会遇到放开的程度与节奏的把控难题。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的“统筹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原则,必须细化并落实到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头上。由于利益配置不可能“一刀切”或“齐步走”,其中,必然出现多与少、早与迟的矛盾,每个人都可能出现不满情绪。

    (二)形式主义的做法必然遇到敬而远之、厌而弃之

    人是群居的且有思想的动物,人的思维活动与时间空间相关联,又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一方面,人的思维活动是个体化的、不受他人控制的;另一方面人的思维在交流互动的状态下会呈现活跃状态,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交流,人的愉悦乃至快感来自于“同频共振”。有位居委会主任发现,居民玩微信是普遍现象,进一步思考又认识到微信也能成为居民增进往来和相互了解的平台。经过事先沟通,很快建立了居委会的微信群,有的热心居民还拉着一家子人都加入居委会的微信群。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居委会微信群不断扩展,原先不用智能手机的老年居民也迅速成为微信玩家。

    应当说,建立居委会微信群的开局良好。由于微信群内的信息互动不受地域限制,能够让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不同文化层次的居民们都能融入社区,居委会微信群的发展也比较迅速。如果微信群的活动具有吸引力,居委会只能联络老年人的难题也将有所突破。就业年龄段的年轻人可以在不泄露隐私、不影响工作生活的前提下,及时获得社区动态信息,并选择其方便的方式参与社区活动。但是,我们必须看到,群主不是行政领导,群主对群内成员没有任何约束力,群主的地位和威信也不可能长期靠“发红包”来维持。加入或者退出某一个群完全是个人的自主行为,微信群能够持续活动靠的是“客户体验”。如果微信群不能使得参与者有舒适感、获得感,这个微信群就没有吸引力。据有关单位实地调查发现,现在部分街道、居村已经开始使用微信公众号等日常沟通平台,但普及率还有待进一步提升。更为值得重视的是,“现有公众号多数是‘僵尸号’或‘半僵尸号’基本处于‘失能’或‘半失能’状态。” 微信群只是一个信息传播快捷便利的技术平台,是否具有吸引力、凝聚力的关键是内容生产。如果长此以往,居民就会对居委会微信群敬而远之,直至厌而弃之。

    显然,社会治理所需要的不是要能够报出多少诸如“活动次数”、“参与人数”、 “受教育人次数”等数据,而是要考察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广度、程度、力度,看人民群众有没有真正得实惠。科学技术的确可以为社会治理提供良好的技术手段,但是,技术所能够提供的只是平台或某种形式,取决于平台利用率及其成效的一定是内容的产生。只有好的内容才能够吸引人、凝聚人。居委会的信息化建设不能局限于采用先进技术手段,或者仅仅将信息化工具作为宣传的“亮点”。关键是运用技术平台和手段推进社会治理、落实社区服务,让居民从数据的实时更新中得到实惠。

    (三)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核心是程序和责任的细化

    社会治理既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和环节,又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客观上,社会不能、也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需求。故而,实际上对每个人利益需求的满足都有程度的限制,秩序的重要性也在于此。社会治理精细化的核心是程序和责任的细化。精细化的社会治理一是将人群逐一分类,在公平的原则下分类施策;二是将目标量化为具体的数字,使每一个事项都有专人负责;三是设计人人遵守的程序,明确人人负有的责任;四是公开透明,一目了然,使每一项工作内容都能看得见、摸得着、说得准,而不是任性随意。

    精细化是一种近乎严苛的自我要求,是一种认认真真的工作态度,是一种精益求精的目标追求。精是精湛,在已经做得好的基础上精益求精;细是细节,把功夫下在最小的工作单元里。以协调为例,协调的重要性似乎人人皆知,但却不是人人都会做协调工作的。协调不止是说明情况、排除障碍,更重要的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将心比心地理解对方的难处,在富有弹性的沟通中稳固共识的“圆心”,求得最大的“同心圆”。在协调处于僵局的情况下,说话的语气口吻,甚至是否面带笑容、是否注视对方的眼神、是否适当让步,都决定了协调能否成功。显而易见,细致是精细化的必经的途径,精致是精细化的自然结果。

    管理学认为,精细化是管理者用来调整产品、服务和运营过程的技术方法,必须把服务者的焦点聚集到满足被服务者的需求上,以获得更高效率、更多效益和更强竞争力。在社会治理中倾听民意、信息公开、及时沟通、多方协调必不可少,所以精细化首先是尊重人民群众,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放在心上。如果缺少公仆意识,不把人民群众放在眼里,就不可能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上,做出来的事情必然是巴结讨好领导的形式主义。

    (作者系上海政法学院编审,上海市法学会副秘书长)

    上一条:俞金香:《甘肃省地质环境保护条例》立法后评估报告 下一条:河西走廊生态保护法律问题研究

    关闭

版权所有:甘肃政法学院法治甘肃建设理论研究中心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西路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