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目录
当前位置:期刊目录

    凌彦君:法治形象视阈下法治甘肃建设的难题与出路

    2017年12月08日 19:52 凌彦君 点击:[]

    引 言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背景下,地方法治、区域法治建设不仅在助力国家法治建设方面具有重要作用,而且对推动地方和区域发展意义重大。法治甘肃建设作为助力甘肃发展的重要战略,是甘肃省实现与全国同步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法治保障,对推动依法治省、建设幸福美好新甘肃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社会的发展,形象越来越成为国家、一定区域、社会组织或个人生存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形象制胜成为社会发展不可逆转的强大趋势。良好形象的塑造和传播不仅是特定区域、组织或个人内在实力和素养的展现,更是提升其内在实力和素养的重要途径。就法治建设而言,国家和地方的法治建设都离不开法治形象的塑造和提升。法治甘肃建设需要政府、社会组织和社会成员把握机遇、共同努力,重视法治形象的塑造、提升和传播。

     

        一、法治形象概述

        (一)法治形象的概念及特征

        1.形象及法治形象的概念

        要理解“法治形象”的内涵,必须先了解“形象”的概念。形象通常有以下几种涵义:第一,通常意义上指人或事物的样貌、形状;第二,在文学艺术中,“指文学艺术家从现实生活出发,选择、提炼、改造和加工素材所创造出来的具有一定思想内容和审美意义的具体生动、有艺术魅力的图画。”主要指人物形象。第三,在心理学上,形象指“人们通过视觉、听觉、触觉、味觉等各种感觉器官在大脑中形成的关于某种事物或人的整体印象。”第四,在传播学上,物质运动过程中的差异和特征形成信息,即“形”;此信息通过媒介传输到受众的大脑中,经加工而形成“像”,最后通过一定方式输出形成“形象”。

        形象是建立在具体的客观事物与相关主体的印象两者基础之上的,它是作为客体的具体客观事物经相关主体的思维活动加工而形成的主观印象,可以理解为“人们在一定条件下对他人或事物由其内在特点所决定的外在表现的总体印象和评价。”

        法治形象指一个国家、一定地区或特定组织在实施法治的行为、活动以及状态中产生出来的总体表现,以及相关社会公众凭已有知识和经验对这种总体表现的认知和所作的较为稳定的评价。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特定地域或组织的法治实施情况或法治状态所呈现的总体客观表现;二是社会公众对该客观表现的综合认知和评价。法治形象实质上是作为客体的事物的法治状况经相关主体的思维活动加工而形成的主观印象。

        2.法治形象的特征

        法治形象与“形象”概念密不可分。与“形象”的特征相联系,法治形象的特征可以概括为如下几个方面:第一,客观性与主观性的统一。法治形象的形成以特定地域或组织的法治行为、活动等客观表现为基础,不可凭空捏造;同时,它又表现为社会公众的主观认知和评价,相对独立于客体的客观表现。第二,整体性与局部性的统一。特定地域或组织的法治形象不是社会公众仅凭一时一事而做出的零碎认知或评价,而是针对其长期的法治状况而形成的综合性的整体印象;同时,特定地域或组织的法治形象又可分为具体的一些法治形象,比如政府法治形象、社会法治形象等,因而其又具有局部性。第三,群体性与个体性的统一。法治形象主要表现为相关社会公众对特定地域或组织法治状况的群体性的印象集合,但同时也不排除个体的认知和评价。第四,稳定性与变动性的统一。法治形象通常表现为社会公众对某地域或组织的法治状况较为长久和持续的认知和评价,具有稳定性;同时,由于某地域或组织实施法治的行为或活动的变动性以及公众自身素质提高、利益相关性变化和易受“近因效应”影响等原因,主客观两方面都会导致法治形象具有变动性。

        (二)法治形象的构成及分类

        1.法治形象的构成

        法治形象是特定地域或组织从事法治建设的主体及其实施法治的行为等所呈现的客观表现在相关社会公众内心所形成的总体认知和评价,其构成如下:

        第一,主体。法治形象的主体是对某地域或组织实施法治的客观表现进行认知和评价的特定社会公众。主要包括某地域或组织内部的社会成员及其外部的社会公众两类人员。

        第二,客体。法治形象的客体是主体的认知和评价所指向的对象,主要指某地域或组织从事法治建设的主体及其实施法治的行为等所呈现的客观表现。某地域或组织的法治形象客体主要可分为五个方面:(1)从事法治建设的主体的资格和素质;(2)实施法治的行为;(3)内部成员的法治意识;(4)与实施法治相关的硬件设施;(5)与实施法治相关的软件建设。

        第三,内容。法治形象的内容是主体对客体的总体认知、评价和印象。既包括认同、肯定评价及良好印象,也包括不认同、否定评价及恶劣印象。良好法治形象的形成过程,就是社会公众对某地域或组织实施法治的客观表现由认知到逐渐认同直至做出肯定评价的过程。

        2.法治形象的分类

        法治形象根据不同的标准可分为不同类别。根据法治形象的不同形成主体,可以将其分为内部法治形象与外部法治形象:前者指特定地域或组织的成员对该地域或组织实施法治状况的内部评价;后者指外部的社会公众对特定地域或组织实施法治状况的评价。根据法治形象的不同客体,可将其分为法治建设的主体形象(主要指公权力主体)、实施法治的行为形象、内部成员的法治意识形象、法治硬件设施形象、法治软件建设形象。根据一个地域内“政府—市场—社会”三分的分析框架,可将该地域的法治形象分为法治政府形象、法治市场形象和法治社会形象,分别用以描述该地域在法治建设过程中政府、市场和社会三个领域所展现的法治形象。根据法治的不同环节,可将法治形象分为立法形象、执法形象、司法形象、守法形象和法律监督形象。

        (三)法治实力与法治形象

        法治实力指一定地域或特定组织在实施法治的主体、行为、思想意识、硬件设施以及软件建设等方面所具有的真实力量,它反映了该地域或组织法治建设的真实状况。特定区域或组织的法治形象与其法治实力密切相关。法治实力与法治形象的关系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由于“形象是对实力的反映,形象源于实力,实力决定形象”,因而法治实力是法治形象的基础,法治形象来源于法治实力。这就决定了特定地域或组织在塑造法治形象时必须以其客观的法治实力为基础,不能脱离自身法治实力而搞法治的“形象工程”。

        其次,法治形象通过作用于法治实力的各个要素,从而对法治实力产生反作用。良好的法治形象有利于增强某地域或组织内相关主体法治建设的信心,提高社会公众的法治意识和对法治建设的认同和支持,从而推动法治实力的增加。反之,不良的法治形象会削弱法治实力。

        最后,尽管法治形象是法治实力的反映,但二者并不必然一致。法治形象并不是直接形成于法治实力,而是需要社会公众的认知和评价。因而,法治形象尽管不能搞脱离法治实力的“形象工程”,但依然需要相关法治建设主体自觉去塑造并进行传播。对于法治形象而言,“酒香也怕巷子深”。

        二、法治形象的塑造、传播及其对法治甘肃建设的意义

        (一)法治形象的塑造与传播

        1.法治形象的塑造

        从前述法治形象的构成可以看出,法治形象反映的是社会公众对某地域或组织实施法治过程中所呈现的客观表现的主观认知与评价。因而,法治形象的塑造需要重点把握其客体的建设与完善。某地域法治形象的塑造主要可分为五个方面:(1)确认和规范从事法治建设的主体资格,提高其素质:主要是对负责立法、执法和司法的公职人员的资格进行审查和规范,并通过培训等方式促进其素质提高;(2)规范实施法治的行为:主要是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的立法、执法以及司法行为和活动进行规范,以保障立法科学、执法严格规范以及司法公正;(3)培养内部成员的法治意识:主要是对该地域内的普通社会成员进行法治宣传教育,提高其法治意识,督促其自觉守法;(4)加强与实施法治相关的硬件设施建设:主要是加强支撑当地法治实施的立法机构、政府和司法机关等的硬件设施建设;(5)加强与实施法治相关的软件建设:主要是加强公权力机关的网上办公平台、门户网站等网络资源建设以及主要负责法治宣传和服务的新闻媒体建设。

        2.法治形象的传播

        一定地域或组织的法治形象要发挥作用,除了需要塑造外,还需要对其进行传播。法治形象的传播指一定地域或组织的有关利益相关者(政府、企业、社会成员、投资者等)自觉或不自觉地将该地域或组织法治形象的有关信息进行传递和交流的行为。狭义上来看,法治形象的传播主要指一定地域或组织的管理者为提高其知名度和美誉度,通过一定载体和方式主动就该地域或组织的法治形象向社会公众传递,并进行交流与沟通的活动。

        法治形象的传播途径和方式主要包括人际传播和大众(媒体)传播。人际传播主要指法治形象在个体与个体相互之间进行的面对面传播或凭借电话、书信等非大众传媒进行的信息传递;大众传播指法治形象由报社、电视台、电台等职业媒体组织或由微博、微信朋友圈、公众号等自媒体进行传播,是法治形象传播的主要方式。无论是人际传播还是大众传播,每种传播形式中包含不同的传播媒介,常见的传播媒介主要包括语言媒介(口头沟通交流)、印刷媒介(报纸、杂志、书籍等)与电子媒介(互联网、电视、广播等)。在法治形象的传播中,以电子媒介和印刷媒介为主要的传播媒介。

        (二)法治形象对于法治甘肃建设的意义

        法治形象的塑造和传播不仅对于国家法治建设意义重大,而且对于区域法治、地方法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良好的法治形象能够作用于区域法治建设的各个方面,从而促进后者的发展;而不良的法治形象将因失去公众的认同和支持,导致特定区域的法治建设缺乏良好的社会环境。良好的法治形象对法治甘肃建设的意义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有利于吸引投资,繁荣经济发展,为法治甘肃建设奠定物质基础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实施,甘肃省逐渐受到国家和各省的普遍关注。作为国内的经济欠发达省份,甘肃省吸引投资的能力和水平将对其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此背景下,能否塑造良好的法治形象,不仅关系到政府工作能否顺利开展,而且关系着能否树立良好的对外形象、形成有利的投资环境、扩大省外交流、畅通投资渠道。对于法治甘肃的建设而言,塑造良好的法治形象有利于获得省内外公众对甘肃省法治状况的认可和认同,特别是法治市场形象能够满足省内外投资者对自由市场和法治经济的向往和追求,从而吸引投资,推动甘肃经济持续发展,为法治甘肃建设奠定较为雄厚的物质基础。

        2.有利于招揽人才,壮大法治队伍,为法治甘肃建设提供人才支撑

        法治甘肃的建设离不开人才,特别是法治专业人才。从当下人才流动的趋向来看,人才更倾向于到环境舒适、法治形象良好的地方发展。因为良好的法治形象展示的是文明、诚信的形象,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组织或特定地域,法治形象无疑是一种特殊资源。这种资源非常重要的价值就在于能够吸引人才。法治甘肃建设中塑造良好的法治形象,有利于将省内培养的优秀人才特别是法治人才留在本省就业,有利于将外省的优秀人才特别是法治人才吸引到省内发展,可以壮大法治人才队伍,提升法治人才素质,为法治甘肃建设提供强大的人才和智力支持。

        3.有利于改善关系,提升法治认同,为法治甘肃建设创造良好环境

        法治甘肃的建设无疑需要社会公众的法治认同,而良好的法治形象本身就展现了公众对法治建设的美好认知和肯定评价。良好的法治形象所展示的和谐、文明和诚信等价值可以使社会成员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有利于提高其道德情操和守法意识,改善公权力和公民权利之间的关系,带动社会风气净化,促成良好社会风尚。对法治甘肃建设而言,良好的法治政府形象有助于当地公权力机关赢得社会公众的支持,促使个体或社会组织对其实施法治的行为采取合作的态度;良好的法治社会形象有利于公权力机关对社会组织和社会成员的了解和关注,减少社会治理过程中的矛盾和纠纷,从而为法治甘肃建设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三、法治甘肃建设的现状、难题及其成因

        (一)法治甘肃建设的现状

        十八大以来,特别是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建设法治中国,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以来,甘肃省在推进法治甘肃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在地方立法方面,甘肃省人大及其常委会推进重点领域立法,着力提高地方立法质量,制定和修改了一批关系到本省发展的地方性法规。在法治政府建设方面,甘肃省出台《关于加快建设法治政府打造法治政务环境的意见》、《甘肃省法治政府建设实施方案(2016-2020年)》等推进依法行政的重要文件,在转变政府职能、提升行政执法水平、依法化解矛盾纠纷等方面取得了进步。

        (二)法治甘肃建设的难题

        法治甘肃建设在取得成绩的同时,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和难题。从法治形象的视阈来审视这些难题,可以将其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

        1.法治建设缺乏系统性,影响法治政府形象

        从目前法治甘肃建设的实际情况来看,尽管有省委全面推进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来领导和协调全省的法治建设,但无论是从横向还是纵向来看,法治甘肃建设都缺乏系统性,直接影响甘肃法治政府整体形象的塑造。从横向来看,立法机关、政府和司法机关等在塑造甘肃整体法治形象上共识不足,相互之间在推进法治建设中的协调和配合不够,各自为政的情况比较普遍;从纵向来看,省以下的各市州、各县区缺乏法治甘肃建设的统一认识和整体意识,各自局限于自身的地方利益的情况比较普遍。法治建设系统性的缺失,导致权力之间的相互制约和监督不够,特别是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对其他公权力机关监督力度不够,不利于预防和惩治公权力腐败,影响法治政府的形象。同时,由于各公权力机关相互之间缺乏“依法合作”,导致甘肃法治队伍建设缺乏系统性,法治职业群体的素质层次不齐,影响法治队伍的形象,进而影响法治政府形象的塑造。

        2.政府与市场关系未完全理顺,影响法治市场形象

        宏观调控经济的职能是政府的基本职能之一。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对经济进行合理调控可以有效解决市场失灵,确保有效竞争市场的运行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然而,当政府打着宏观调控的幌子对经济进行过度干预时,市场的自由竞争及其作为资源配置的主要方式的功能会受到抑制。从甘肃省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实践来看,存在政府与市场关系尚未完全理顺的情况,譬如:在企业的市场准入方面,特别是需要行政许可的行业,政府不合理干预市场的情况依然存在;在“网约车”、“共享单车”等新兴事物的支持方面,政府与市场存在较大矛盾;在区域经济开发过程中政府权力干预市场的情况依然严峻;在招商引资方面,政府违反法律降低“门槛”,造成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的情况较为普遍。

        3.社会法治氛围不浓厚,影响法治社会形象

        法治氛围既是一国或一个地区实施法治建设的产物,也是法治建设继续推进的动力和社会环境。浓厚的法治氛围不仅有利于法治政府和法治市场的建立,更有利于法治社会的形成和法治社会形象的塑造。法治甘肃建设进程中,影响法治社会形象塑造的主要问题就是社会法治氛围不浓厚,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受地缘特殊性的影响,地处中国西北的甘肃省经济欠发达,省内少数民族较多,民间社会受宗教礼仪、民俗习惯等影响较大,缺乏法治氛围;其次,政府法治宣传教育不到位,民众关于法律的观念和认知有欠缺,特别是省内民族地区农牧民严重缺乏法律知识和法治意识;最后,甘肃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不高,公众缺乏对法律规则的信任和对法治的信仰,“办事找关系、成事靠关系”的观念根深蒂固,全社会法治氛围不浓厚。

        4.法治信息平台建设不足,影响甘肃法治形象传播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法治信息平台的建设对于推动政府信息公开、塑造和传播政府法治形象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甘肃省在此方面存在建设不足的问题。首先,就政务信息公开而言,根据省政府办公厅的通报,关于2016年政务公开工作第三方评估的结果显示,全省14个市州中有一半未达到合格,问题主要表现为政务公开网络平台内容更新慢、“雷人雷语”、对舆情采取消极回避敷衍了事、回应较为滞后或内容空洞等。其次,就立法公开而言,且不论立法过程公开的程度如何,就立法文本而论,在“甘肃人大网”上竟然找不到本省的地方性立法的数据库,在“甘肃政务网”上虽然能找到“政府规章”栏目,但是点击后发现最早的是2011119日发布的《甘肃省城镇土地使用税实施办法》,难道在此之前没有出台过政府规章?再次,司法公开力度不够,特别是警务公开和狱务公开满足不了法治发展的需要。最后,法治宣传教育平台和配套新闻媒体建设不足,直接影响甘肃法治形象的传播。

      (三)法治甘肃建设的难题之成因

        1.权力与权利缺乏互尊

        权力与权利之间缺乏相互尊重是导致法治建设缺乏系统性的关键原因。权力与权利之间缺乏互尊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权力与权力之间缺乏互尊;二是权力与权利之间缺乏互尊。首先,权力与权力之间缺乏相互尊重,导致法治甘肃建设过程中从横向来看各权力机关之间缺乏相互协调和配合,从纵向来看,省、市州、县区无法形成法治建设的合力,影响法治政府形象塑造。其次,权力与权利之间缺乏相互尊重,导致公权力机关在立法、执法以及司法等方面很难全面顾及公民的权利保障,公民也经常不配合公权力机关执行公务的行为。

        2.权力与市场缺乏互信

        权力与市场之间缺乏相互信任是导致法治甘肃建设中政府与市场关系未完全理顺的核心原因。当然,权力与市场缺乏互信就蕴含了二者之间首先缺乏相互尊重。首先,权力对市场缺乏信任,不尊重市场规律,导致政府的经济调节和市场监管职能扩张,在不该调控时过度干预自由市场和微观经济发展。其次,权力对市场缺乏尊重,公权力机关特别是政府特权思想、官本位意识严重,在监管市场过程中权力寻租现象严重。最后,市场对权力缺乏尊重和信任,有些市场主体利欲熏心,对政府倡导的绿色发展理念等置若罔闻,导致经济发展过程中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严重,这一点在甘肃省表现比较突出。

        3.权力与社会缺乏互助

        权力与社会缺乏互助是导致甘肃法治社会建设中法治氛围不浓厚的关键原因。事实上,权力与社会首先缺乏相互尊重,进而导致了二者之间缺乏互助。首先,权力对社会缺乏尊重,在社会治理过程中,公权力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管民治民”思想、衙门作风、霸道作风严重,缺乏对社会成员基本权利的尊重和保障,对于维护公民权利具有重要作用的律师也是重视对其管理而轻视其执业权利保障,从而在社会治理中无法实现权力与社会的互助。其次,权力缺乏对社会的尊重,导致有些公权力机关的法治宣传教育应付了事,致使公民法治意识淡薄,办事找关系的风气盛行。最后,社会缺乏对权力的尊重,缺乏对权力机关制定的法律、法规的信任,功利性守法,导致全民守法无法实现。

        4.权力与信息缺乏互敬

        权力与信息缺乏相互敬畏是甘肃法治信息平台建设不足的核心原因。权力对信息缺乏敬畏的本质是对信息背后所隐含的公民权利缺乏敬畏。首先,权力对信息缺乏敬畏,导致公权力机关不重视政务公开、立法公开和司法公开,或者即便有公开也是“权力表演”的结果。其次,权力对信息缺乏敬畏,导致公权力机关不重视法治宣传教育平台建设和新闻媒体建设,面对公民不明真相的“谣言”时着急捂着盖着。再次,权力对信息缺乏敬畏,公权力机关不重视门户网站法治形象宣传窗口建设以及多渠道的法治形象传播平台建设。最后,信息对权力缺乏敬畏,导致部分新闻媒体在书写和传播权力形象时无法客观公正,容易对其妖魔化。

        四、法治甘肃建设的出路——甘肃法治形象的塑造与传播

        (一)权力与权利互尊,推进甘肃法治政府形象塑造

        1.权力与权力互尊:甘肃法治政府形象塑造的前提

        甘肃法治形象的塑造离不开公权力之间的相互尊重和合作,后者构成了甘肃法治政府形象塑造的前提。首先,权力相互尊重,“依法合作”,是推进法治甘肃建设的系统性、树立法治政府形象的必由之路。在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的语境下,甘肃法治政府的形象不仅包括政府(狭义)法治形象,还包括立法机关、司法机关等在甘肃境内的所有国家公权力机关的法治形象。因而,甘肃法治政府建设必须重视法治建设的系统性,提高党委和政府(狭义)在法治建设中的系统协调能力和动员能力,确保公权力机关在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均能相互协调和配合,“依法合作”,共同为甘肃法治政府形象的塑造贡献力量。

        其次,权力相互尊重,是预防和惩治腐败,加强法治队伍建设,提高甘肃公权力形象和法治队伍形象的前提。权力之间只有相互尊重,才能真正实现相互制约和监督,特别是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对其他公权力机关进行有效监督,通过惩治各种渎职犯罪,有效预防和惩治公权力腐败,树立良好的公权力形象。权力之间只有相互尊重,“依法合作”,才能在实现法治甘肃建设系统性的基础上实现甘肃法治队伍建设的系统性,提高法治队伍素质,树立良好的警察形象、检察官形象和法官形象等,推进甘肃法治政府形象塑造

        2.权力与权利互尊:塑造甘肃法治政府形象的核心

        尽管公权力机关的法治建设是法治政府形象形成的基础,但“政府形象的本质,在现代政治观下,站在实证主义的立场上来看,则是反映和显明政府实在的公众评价。”这说明政府法治形象需要公民认同。因此,公权力如何处理其与公民权利的关系对甘肃法治政府形象的塑造意义重大。

        塑造甘肃法治政府形象,核心是摆正公权力机关与公民、权力与权利的关系。只有权力和权利相互尊重,才能促使公权力依法有效行使,确保公民权利得到切实保障,推动甘肃法治政府形象和法治甘肃整体形象的塑造。首先,权力要尊重权利。这不仅是因为权力来源于权利,更是因为公权力机关行使权力需要公民的配合。权力尊重权利,必须破除特权思想,防止权力的傲慢和权力惯性,真正推行权力清单制度;预防和杜绝以权谋私和权力怠惰;建设一支公民满意的法治队伍;可以尝试建立由民间机构主导的法治政府形象第三方评议机制,督促公权力主体自觉塑造法治政府形象。其次,权利需要尊重权力。在任何社会中,公权力是塑造一国或特定地域法治形象的主导性力量。只有公民权利承认公权力的合法性,公权力才有资格和信心以严格的法治行为助力公民权利的实现和救济。法治甘肃建设中,公民权利必须尊重依法行使的公权力,配合公权力机构的行政执法和司法等。

        在坚持权力和权利相互尊重的前提下,甘肃法治政府形象的塑造必须解决好如下问题:第一,立法不健全,立法质量不高。有些地方性法规和规章等缺乏可操作性,存在“观赏性立法”之嫌;不同层级的地方立法文本之间以及其与政策、“红头文件”等之间存在不协调甚至相抵触的现象;立法理念较陈旧,立法的“地方保护”和利益偏袒现象时有发生。第二,执法不规范。主要表现为地方执法利益化和地方执法的随意化。乱作为、不作为依然存在,多头执法、自由裁量权过大等问题依然较多。第三,司法公开和司法公正有待加强。司法公开的程度和范围较小;少数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权独立行使的情况依然存在;对司法的监督不够,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依然存在。只有权力和权利相互尊重,特别是权力尊重权利,才能在立法、执法、司法等公权力运行的各个环节考虑公民的合法权利和利益,才能真正朝着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的方向推进法治甘肃建设,塑造甘肃法治政府形象。

       (二)权力与市场互信,推动甘肃法治市场形象塑造

        甘肃法治形象的塑造离不开公权力与市场之间的相互信任和合作,后者构成了甘肃法治市场形象塑造的关键。在“政府—市场—社会”三分的分析框架中,法治市场主要是指市场治理的法治化。法治市场形象具体包括关于市场的如下形象:一是充分竞争、作为资源配置主要方式的自由市场形象;二是政府合理履行经济监管职能、以法律规则为基础提供法治保障的有序市场形象;三是着力改善生态环境,坚持绿色发展的绿色市场形象;四是运行成本低、能够吸引外部投资,推进区域内外合作共赢的开放市场形象。

        只有权力与市场相互信任,才能做到政企分开、真正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从而确保二者各就其位,各司其职,在甘肃法治市场形象的塑造上“依法合作”。首先,只有权力信任市场,政府才能尊重市场规律、减少对微观经济干预,将公共管理职能与履行出资人职能分开,“放任”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主要方式自由运行;其次,市场只有信任权力才能将市场失灵和自由市场的其他弊端交由政府运用经济手段和法律方式予以解决,从而依法保障市场的有序持续发展;再次,只有权力和市场相互信任、真诚合作,政府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才能兼顾生态环境改善,从而塑造绿色市场形象;最后,只有权力和市场相互信任,政府才能在市场需要的时候为市场主体服务,帮助打破行业垄断和地区封锁,创造良好发展环境,建立区域内外合作共赢的开放市场。

       (三)权力与社会互助,促进甘肃法治社会形象塑造

        甘肃法治形象的塑造离不开公权力与社会之间的相互帮助和协作,后者构成了甘肃法治社会形象塑造的关键。权力与社会互助的前提是权力与社会相互尊重。无论是在公权力机关工作的国家公职人员,还是企事业单位等社会组织的成员,抑或是普通的社会成员,他们最终都生活于社会之中。法治社会形象是甘肃法治形象塑造的落脚点。法治社会形象主要包括以下方面:一是社会治理的法治化;二是全民守法;三是在其中公民获得人权保障;四是在其中公民共享发展成果,过着有尊严的生活。

        权力与社会互助能够促进甘肃法治社会形象的塑造。首先,权力与社会互尊互助,有利于社会治理过程中公权力机关与社会组织、公民个人开展互助合作,共同推进社会治理法治化。其次,权力和社会互助有利于公权力机关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提高公民法治意识,营造良好法治氛围,实现全民守法。对于公民而言,“我们不能因为政府不守法老百姓就不守法,这种论调是极为有害的” 。再次,权力与社会的互助有利于实现公民的基本人权保障和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政府不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重点推进养老服务、食品安全等领域建设,帮助律师树立良好形象,推动法治社会形象塑造。最后,权力和社会互助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社会成员有更多获得感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生活得体面而有尊严。

       (四)权力与信息互敬,助力甘肃法治形象传播

        权力与权利互尊、权力与市场互信以及权力与社会互助能够分别推动甘肃法治政府、法治市场和法治社会形象的塑造,甘肃法治形象塑造之后就需要传播,只有法治形象的传播才能真正实现其价值。甘肃法治形象的传播需要权力与信息的互敬。权力只有敬畏信息,才能及时将法治建设所取得的成绩跟公众来分享,真诚地加强法治信息平台建设;才能在法治建设中客观地记录自己的得失,面对公民不明真相的“谣言”时不至于着急捂着盖着,而是及时发布真相。与其说权力敬畏信息,不如说其真正该敬畏的是信息背后所代表的千千万万公民的权利,权力敬畏信息就是敬畏权利。反过来,只有信息敬畏权力,新闻媒体等才能在书写和传播权力形象时保持客观公正,避免对其进行妖魔化。

        权力与信息相互敬畏,做好以下几个方面,才能有效推动甘肃法治形象传播,让法治甘肃建设的成就遍布省内外。首先,加强政务公开、立法公开和司法公开。真诚解决政务公开所存在的信息更新慢、回应滞后及回应内容空洞等问题,启动地方立法数据库建设,全面推动审判公开、检务公开、警务公开和狱务公开。其次,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平台以及相关新闻媒体建设,确保新闻媒体客观公正书写和传播公权力机关法治建设形象,利用传统新闻媒体、报纸、杂志等传播甘肃法治形象。再次,公权力机关联合打造法治甘肃建设信息共享和反馈平台,及时纠正法治建设中的不足,扭转负面形象。最后,加强公权力机关门户网站法治形象宣传窗口建设,运用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以及“电视问政”、“网络问政”等多渠道多方式打造甘肃法治形象传播综合平台,大力传播甘肃法治形象。

    结 语

        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作为助力甘肃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重要战略,法治甘肃建设离不开法治形象的塑造和传播。塑造良好的甘肃法治形象不仅有利于对外吸引投资、招揽人才,而且有利于融洽省内社会关系,推动平安甘肃、和谐甘肃建设。甘肃法治形象塑造和传播的关键在于权力如何正确对待公民权利、市场、社会和信息,只有权力与权利相互尊重、权力与市场相互信任、权力与社会相互帮助以及权力与信息相互敬畏,才能真正塑造甘肃的法治政府形象、法治市场形象和法治社会形象,推动甘肃法治形象传播。因此,法治甘肃建设能否顺利推进的关键就在于公权力机关能否在政府治理、市场治理和社会治理过程中不断地约束自己、克服特权思想和官本位意识,坚决反对和克服衙门习气、霸道作风,切实心系广大社会成员,将维护和保障公民权利作为开展法治建设的基本准则。倘能如此,不仅法治甘肃建设能够顺利推进,一个经济可持续发展、政治清明、文化繁荣、社会和谐以及生态环境良好的美好甘肃也将指日可待。 

                                                                                                                          编辑:张仲旺

    上一条:浅析生态城市建设的法制保障 下一条:谢晖:地方立法的日常生活取向

    关闭

版权所有:甘肃政法学院法治甘肃建设理论研究中心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西路6号